勃艮第干白大名家——一个是 Ente,另一个还是Ente

Arnaud Ente:BD的年度人物是怎么炼成的

自从2012年贝丹德梭(Bettane &Desseauve)指南将Arnaud Ente评选为“年度人物”,葡萄酒世界对他的关注度就持续上升。他被认为是默尔索和博讷丘最出色的酒农。

Arnaud Ente和妻子Marie-Odile一起,精心打理着从默尔索(Meursault)到普利尼-蒙哈榭(Puligny-Montrache)的4公顷葡萄园。面积最大的在En L’Ormeau clos,就在默尔索镇下面, 深厚的粘土土壤,依据地势和藤龄,分为Meursault A.O.C.、Clos des Ambres(平均藤龄65年)和Sève du Clos(超过百年老藤)。

由于地块微小,每款酒产量极低,默尔索的一级园La Goutte d’Or 只有0.22公顷,普利尼-蒙哈榭的一级园Les Referts 也是0.22公顷,还有一小块lieu-dit Les Petits Charrons 。

在本产区,Arnaud Ente经常是第一个采收葡萄的,但这丝毫不影响他的葡萄达到完美的成熟度。

从大区到一级园,Arnaud Ente对每款酒都一视同仁,所有葡萄手工采收,所有的酒在橡木桶陈酿12个月,在不锈钢罐陈酿6个月。只使用最多20% 的新橡木桶,增加些许架构感和质感。

纯净、高雅、精细是对他风格的最好诠释。大区级Aligoté 来自于1938年种植的老藤,只有0.35公顷,其品质足以颠覆世人对Aligoté 品种的认知。大区级霞多丽展现出丰富的层次和复杂度,像一个级别高得多的酒。

尽管以白葡萄酒著称,Arnaud Ente也酿造少量红葡萄酒,Volnay 1er cru Les Santenots du Milieu用40%带梗葡萄酿制,用半二氧化碳浸皮3-4天,不压皮,不频繁喷淋,只在不锈钢罐发酵和陈酿,酿成的酒纯净诱人。

尽管名声如日中天,Arnaud Ente从未放松和懈怠,他属于勃艮第“从未停止变得更好”的队列。

 

Benoit Ente:持续上升之路

作为Arnaud Ente的弟弟, 如果Benoit Ente的位置持续上升,就会作为另一个Ente独自发光。

1990年,Benoit Ente和姨母一起接手了祖父母的葡萄园,作为葡萄农,1997年前都出售给酒商,之后他用3公顷葡萄园独立酿酒。2013年姨母退休,他又获得了3公顷葡萄园。

这6公顷土地分成20个地块,主要在普利尼-蒙哈榭周边,他拥有Sous le Puits、La Truffières和Folatières从村级到一级的葡萄园。La Truffières历史上盛产松露,因此得名。地势高,以深厚的石灰岩土质为主,藤龄65年以上。在夏瑟尼-蒙哈榭,他拥有Houillères地块,和普利尼-蒙哈榭交界。在默尔索也有很小的地块。葡萄种植密度达到每公顷10000-11000株。

在酿酒的最初6年,Benoit Ente像那时许多急于求成的年轻酒农一样,追求浓郁强劲的葡萄酒,采用高比例新橡木桶,经常搅桶……2003年天气热,葡萄过熟,对于Benoit Ente是一个改变的契机,他选择更早采收,更加注重酸度和新鲜度。现在Benoit Ente的酒无疑更纯净、精准和平衡,新橡木桶的使用也减少到30%以下。

所有的酒前12个月在小橡木桶或大木桶陈酿,后6个月在大木桶中混合,自然澄清,因此无须过滤。

 

隆冬的极致勃艮第干白晚宴

因为Ente 兄弟俩的酒产量都很低,在精品酒市场上备受追捧,之前给中国大陆市场的配额也少到近于无。2018年12月10日,樽赏与酒庄大使Romain Comte 合作,在北京举办了一场罕见的晚宴,吸引了一众独具慧眼的葡萄酒鉴赏家和资深爱好者。

酒单和品鉴顺序都经过精心设计,通过每组同一个村、不同园子的对比,同一个村,2015和2016年份的对比,让品鉴者加深理解,最后以两家十分出名的两款一级园酒压轴。

Benoit Ente的大区级Aligoté 作为开胃酒让大家盲品,其饱满又精细的风格让人疑为默尔索一级园;Arnaud Ente的大区级Aligoté 在第二轮盲品中出现,更具有架构感和力度,即使是喝过许多名家Aligoté的朋友也大为惊艳,印象深刻。

Arnaud Ente的大区霞多丽和默尔索村级酒,从架构、力度和深度上都远远高于大区和村级,有朋友感叹其品质与价格是相符的,绝非虚高——Arnaud Ente的大区霞多丽市场均价过千,默尔索村级酒在2500元以上。

Benoit Ente Puligny-Montrachet 1er Cru “Clos de la Truffieres” 2016清新而富有架构感,矿物气息深邃迷人;Arnaud Ente Meursault 1er Cru “La Goutte d’Or” 2015似乎稍显封闭,香气和酒体都很紧致,因为太年轻,远未展示所有潜力。

如果现在饮用,大区和村级酒无疑更为适饮,也令人对两家的一级名园愈加神往。

由于是勃艮第顶级白葡萄酒晚宴,从配菜和侍酒的高要求上,樽赏精心选择了新荣记(银泰中心店),并与侍酒师Daniel Yang一起设计了具有新荣记签名风格,又有时令新菜的晚宴菜单。从黄金脆带鱼/脆炸水潺搭配Benoit Ente Puligny-Montrachet的两款村级酒,到清炖野生鲳鱼搭配La Truffières一级园……极简的料理手法凸显了食材的至味,正如毫无用桶痕迹的勃艮第霞多丽呈现了风土的味道,彼此和谐而默契。酒庄大使Romain Comte 赞叹说,新荣记的风格犹如达芬奇说过,简单中见不简单(Simple/sophisticated)。

隆冬的白葡萄酒晚宴,樽赏以一瓶雅文邑名家Darroze 1976年份收尾,柔滑、馥郁,复杂迷人,搭配新荣记镬气鲜香的蟹粉炒饭,给大家一个暖心的终曲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