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rnst Loosen和他的本杰明巴顿返老还童酒

从莫泽尔中心的Bernkastel小镇出来右转,沿着河的北岸向西走不到十分钟,就是Dr Loosen酒庄的家宅,Ernst Loosen和他“全镇最受宠爱”的大狗Diana一起迎接了我。熟悉德国和莫泽尔l葡萄酒的人几乎都与Ernst在他酒庄或世界上其他地方或多或少地接触过,并且很容易被他对葡萄酒的狂热所打动,事实上,德国葡萄酒在现代葡萄酒世界的地位有很大一部分归功于Ernst和他这一代德国酒庄主多年来的推广与贡献。为了和我的约见,他前一天特意从俄罗斯回到德国,过两天又要去中国,这样密集的全球旅行就是Ernst Loosen的日常生活。

Ernst Loosen父母亲的族系分别来自Ürziger镇和 Bernkasteler镇,尽管出身于葡萄酒世家,但Ernst Loosen年轻的时候并没有表现出对家业的兴趣,而是学习了人类学和考古学。在家族的文献中,他发现曾祖父一直用大橡木桶做干型的雷司令,而母亲的祖辈则是做甜型葡萄酒,唯一的共同点是两百年以来一直只酿造雷司令。

1988年Ernst接手酒庄的时候已经游历了德国和世界各地不少产区,他希望像他曾祖父一样,用最传统的方式酿造干型的雷司令,使用1000-3000升的老大木桶发酵,带酒脚陈酿8个月,不做搅桶,特级园甚至要陈酿12个月。对Ernst来说,自然酵母可以让酒有更长时间的生命力,“来自葡萄园酒窖的自然酵母可能有15种之多,这样酒的风味也更原始自然。”而特级园中未经过嫁接的老藤雷司令更是最珍贵的遗产,Ernst 强调,“原根的永远是最好的,我去博若莱的时候老人们都说,根瘤蚜虫袭来之前的酒比现在要好喝得多。“尽管老藤葡萄产量低,但果串小而集中,风味更加浓缩。

Ernst深信曾祖父的酿酒理念,100年前并没有精确控制的酿酒技术,但有的是时间,一桶酒可能在桶中陈酿20多年。为了重现这样的酿酒方式,Ernst在1981年酿了一桶日晷园,一直存放在大橡木桶中,直到8年前才装瓶。他说初尝的时候完全是一款已经过分氧化了的酒,可是过了三年再喝似乎开始还魂,过了五年再喝几乎又重新绽放,Ernst管这款酒叫本杰明巴顿返老还童酒。他与我在当天晚饭时也大方地分享了这支酒——闻上去有明显的菌菇气息,尽管是高糖份的Spatlese,但入口甜感并不那么突出,与酸度完美地融为一体,富有活力还有咸鲜的咸饼干感,复杂、精致、圆润、奢华,有着无以伦比的复杂度,很难想象这是一款在橡木桶里陈酿了27年的雷司令。

几乎所有雷司令的甜酒随着陈年都会有这种甜感不再明显的感觉,Ernst Loosen对此的解释是,在长时间的陈年中,糖的分子链从活泼的小分子链结合为沉稳的大分子链,因而入口的甜感就不那么明显了,但如果进行测试,糖份并没有变低,这也是为什么甜酒的演化方式与干型葡萄酒完全不同的原因之一,糖与酸都让酒的生命力更强,同时味道更为融合。Ernst认为这也正是长时间陈酿才能凸显的宝贵特质,他用自己的酒为雷司令的陈年能力作了最佳证明。

品酒:

Wehlener Sonnenuhr Kabinett 2015

这块田以蓝色板岩为主,酒精度7.5%,有集中的酒体,回味悠长。

Erdener Treppchen Kabinett 2015

有着更为立体的酸度,口感十分干净甜润。

Urzig Wurzgarden Spatlese 2015

有着明快的花香和香料气息,口感圆润纯净。前面三款酒相比,越是靠北的园子香气会从白桃等果香更偏向于花香。

Urzig Wurzgarden Reserve 2012

这款酒在橡木桶中陈酿24个月,有更明显的奶油质感,糖渍梨子的香气很明显,酒质如丝般顺滑,有如文艺复兴时期的油画般华丽,经典。未来Ernst Loosen也会做更多长时间橡木桶陈年的尝试,甚至像曾祖父一样做三年木桶陈酿。

Wehlener Sonnenuhr TBA 2006

1.5吨的葡萄可以酿出100升TBA来。这种如峰蜜般浓稠华美的酒在陈年之后有了更多矿物质的鲜美味道,酒质集中浓郁,回味无穷。

Erdener Treppchen Spatlese 1973

酒体依然富有活力,酸度和甜度入口都无比和谐,口感十分滋润,回味悠长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